SevenPlus

本lofter主要用于看文与

自嗨,出现什么都有可能。

[ 百日王喻][ Day 46 ] recoil(喻文州视角)

      上次那篇后续的喻文州视角,我真的超级不会写文州的呀QAQ【果然智商低……

大家可以先看王杰希视角的~

     铺垫长,请耐心观看~

正文向下


1

“Do we live in the real world?Or is it all in our minds?

Do we see the universe as it is?Or do our senses diceive us ?

Our basic assumptions about life and the universe may be false.

Is existence an illusion? Is reality real?…………”

喻文州穿过客厅去吃早饭的时候,客厅的电视正大声播放着著名的纪录片《穿越虫洞》,弗里曼深沉优雅的声线清晰的闯入他的耳朵,他知道那是一些事关宇宙洪荒的深奥哲学问题,并不适合在大脑一片迷蒙的清晨里思考。

难得他成了这幢房子里最晚起床的人,于是他径直走到了餐桌旁,桌子上只剩下了他一人份的早餐,他伸手去握牛奶的杯子,果然只剩下了若有若无的热度,他抬头望了一眼几步远之外的微波炉,手端起杯子又放下,最后还是拿起来抿了一口。

吃过早饭,他回房间去收拾行李,有件毛呢风衣似乎无论如何也无法塞进行李箱,这让他倍感挫败,只好斟酌着又从箱子里拿出了几本书。

这次行李箱终于顺利的合上了。他抬头看了看表,拖着行李走出了房间。他走到客厅站在Joshua背后,电视上播放着纪录片结束的字幕,“Joshua”,坐在沙发上的青年回头看着他,又看看他手边的行李,没等他开口抢先站起来就往自己房间跑,一边跑一边大声说“Wait for

A minute! I ‘ll drive you there! ”

喻文州看了看自己手边的行李,觉得似乎有人送他也不错,于是拖着行李到玄关去等他。

 

12月初,街上已经零星可以看到一些圣诞装饰,也许因为是工作日的上午,街道上人和车都不算多,机场离他们住的地方不算远,两个人一个开车一个望着窗外,一路也没怎么讲话。

Joshua把行李箱从后备箱搬出来递给喻文州,喻文州一只手接过来,微笑着看着他。

“Well.....When will you back?”Joshua的声音有点闷闷的。

     “……Maybe……”喻文州有点儿难以回答。

“Okay,then bring me a gift.”Josh听出其中的意思,开口打断了他。

他抬头望向Josh,轻轻对他笑了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往机场里走去。

“Good luck……”Josh在几步远的身后对他说,“……sodier.”

喻文州没有回头,抬起一只手向背后挥了下表示自己听到了。

 

到达B市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他从机舱里走出来的时候是凌晨,机场安静的很,刚走出几步就看见迎接他的楚云秀正在几步远外向他招手。

“美国怎么样?过得好吗?”楚云秀走上前和他寒暄。

“……还好吧……你们呢?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吧,上边儿催的很急,第九区的情况不容乐观。”楚云秀的语气像是在谈论明天的天气一般自然。

“果然是第九区啊……那我呢?我也是去那边?”他紧走两步跟上他的步伐。

“……谁知道呢?谁知道上边儿这么赶着叫你回来是为了干什么……”楚云秀摇了摇头,拿出一根烟递给他。

喻文州摆摆手,“……早晚的事,我也想的差不多了。”

 

2

   按计划,喻文州应该在美国进修两年,可这刚过一年多他就受召回国,虽然上面并没说清楚理由,他自己也猜了个大概。

当初他申请去美国进修两年的时候就受到了挺大阻力,毕竟联盟初期还是很需要人手的,可当时蓝雨的队长魏琛听了这个消息只说“却也不缺他一个”,于是联盟上层也不好过多干涉。

而今天他提前回国,八成也是那位老队长的意思。

“不知道少天知不知道我回来了啊……”坐在去往总部的车上,喻文州望着窗外自言自语。他在国外也模糊的知道联盟涌现了不少厉害的新人,其中听黄少天提的最多的还是那位微草的年轻队长。

 

从冯主席办公室出来已经是中午了,喻文州却没了吃午饭的心情,他猜到了叫他回来是为了接手蓝雨的事情,却没想到蓝雨的两位老队长居然在一年里先后一声不吭的退役,连个告别或是欢送的机会都没留给他们。

后来喻文州再想起这件事,总觉这两人这样打联盟一个措手不及,也是有那么点儿逼联盟断了他进修念想的意思。

 

3

喻文州接手蓝雨这件事还是引起了联盟不少人的关注,毕竟喻文州的作战能力排名并不算是太高,而彼时蓝雨在联盟的地位虽然算不上的数一数二,但也是联盟初期就建立的老队伍,就这样由一个还在进修中的年轻人接手多少还是有点儿耐人寻味。甚至有传言说喻文州只是蓝雨的傀儡队长,背后控制蓝雨的另有其人。

这话传到蓝雨莫名的逗乐了蓝雨的几位队员,饭桌上说起来都说这群众的脑洞真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笑过了才想起来看喻文州的脸色,却只看见了自家队长难以捉摸的微笑,顿时做鸟兽散了,只剩下喻文州坐在桌边不动声色的喝完了最后一勺汤。

那天下午喻文州去联盟的靶场呆了一下午,狙击训练的分数追平了叶修留下的记录,结束之后他用自己有点儿颤抖的手臂翻看联盟的训练数据,翻到王杰希的时候忍不住仔细研究了一下,拿自己的数据对比了一下觉得对方的身体素质和反应速度实在惊人,以他自己实在有点儿想象不出这样的数据到了实战发挥出来是什么样子,心想真要在演习遇到还是让少天去对付比较合适。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当年年末的演习里,他就亲自见识了对方可怕的单兵作战能力。

 

4

喻文州带队快一年,蓝雨的作战能力渐渐平息了联盟中的诸多传言,而整体的形势也开始日趋稳定下来,各家队伍的关注点慢慢开始从令人身心俱疲的作战任务转移到每年一次的联盟大演习。毕竟军人还是好战好胜,即使身为同一立场的战友也难免想要分个高低,而联盟也有意借助这种手段促进各队伍逐渐完善自身,于是演习的火药味难免就浓了起来。

蓝雨第一次演习遇上微草的时候,王杰希在联盟风头正盛,众人的关注点都在这位年轻的微草队长又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作战方式上头,弄得黄少天在战前不甘心的嘟囔了半天。

而蓝雨输掉演习这件事情并不出人意料,因为当年连叶修的嘉世都败给了微草,蓝雨输掉似乎也是理所当然。只是和大家预想的不同,王杰希在演习里正面作战的对象居然不是那个一直在无线电里叫嚣着要与他决一死战的黄少天,而是在后方火力掩护的蓝雨队长喻文州。而更可怕的是,在场观战的几位队长级人物里,除了笑而不语的叶修,没有人知道王杰希是怎么穿过蓝雨的火力网突然出现在喻文州身边的。

演习后喻文州觉得对方真是个大胆又直接的人,但没准儿还是有点儿不食人间烟火的劲头。

于是他在演习结束和对方见面的时候,特地用了残忍这个词来形容他,也是有点儿想要逗逗他的意思,只是没想到的是,王杰希好像有点儿太过认真了,似乎真的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对友军下手太狠,这让他有那么点儿小小的愧疚。

至于这成了喻文州第二年以一场精密策划的大戏打赢微草的灵感来源,那都是后话了。

 

5

叶修曾经在联盟开会的时候笑说喻文州真是他见过最不老实的孩子,年纪轻轻就一把算计真不怕早生华发。

而会后私下里两人聊天的时候,叶修却又突然收起玩笑跟他说:“你看你把太多东西看的那么重,当然会缺少安全感了,大眼儿活的就没你那么累。”说的喻文州也是一愣,连礼节性的微笑都忘了,只沉默着看叶修离开。

那一刻喻文州觉得自己真的是想太多成了习惯,想停下来仅靠自己的感觉的过日子反而觉得心里惶惶的,连自己想要什么也有点儿搞不明白了。

然后他还真的忍不住对王杰希这个人产生了兴趣。

正巧这时候联盟向他发出了任务通知,他想着,择日不如撞日,干脆也就申请了和王杰希一组执行任务。

他想看看一个人怎么能对自己的感觉如此自信,而同时又能让别人也对他的判断投入百分之百的信任。

 

 

6

    跟王杰希在一起作战让喻文州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矛盾感中,对方是一个习惯跟随直觉的人,而且他的这种对自己直觉的自信莫名的带有一种强大的感染力,让喻文州也想要暂时抛弃理性思维而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可喻文州又是一个对自己的理性过度依赖的人,他总是忍不住自我怀疑,忍不住一遍遍来回思考的确认。

    所以任务中间被突然被对方问到“你就信得过我”的时候喻文州其实还真是有点儿没反应过来,他一直以为以王杰希的性格是不会在乎这种事情的,其实那一瞬间他很想跟着自己的感觉直接回答“完全信得过呀”,可还是忍不住按照过去的习惯为自己找了个看起来比较理性的借口解释了一下。 

说完了他就觉得有点儿懊悔,那样幼稚的理由估计在对方看来像是敷衍吧。

看着王杰希的背影深入敌营的时候端起狙击枪的喻文州突然找到了一种久违的热血感,他突然明白了对方为什么可以以这种方式生活和作战,他忍不住微笑起来,觉得自己还真是要好好感谢对方才行。

而在那个时候,他还有一种隐隐的预感,没准儿有一天,他喻文州会愿意抛下理性不顾一切的跟着这个人做些什么。

这真是件可怕的事情呀,喻文州想着,却笑了。


-----------------------------------------END----------------------------

这几天被社团招新搞得要死又出去拍片……简直累到炸裂差点忘了百日的事情……感觉拉低了大家的水平对不起(x

有空大概会回来把这两篇修一遍……

然后……准备写一个西幻的王索了!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