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Plus

本lofter主要用于看文与

自嗨,出现什么都有可能。

【王喻】recoil(王杰希视角)

注:题目意为(枪炮的)反冲力,也就是我们说的后座力。

王杰希视角,流水账文风。
以下正文。


1
 王杰希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见自家恋人已经收拾好明天任务要用的武器装备侧躺在了床上,他粗略的瞅了一眼那人武器袋子里清一色的轻型枪械,微微皱了眉。
 他躺到床上伸手搂过恋人光洁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说:“肩膀又在痛了?”
 联盟初期作战的时候,蓝雨一位新战士的失误让一块弹片嵌入了喻文州的右肩,伤倒是不重也得到了及时的救治,只是彼时战事吃紧,前线一刻也离不开人,更何况是喻文州这样的指挥官。没能好好休养的结果就是留下了慢性的旧伤,每逢阴天下雨或是天凉的时候他的右肩总会或轻或重的痛上几天。
 喻文州稍微调整了姿势,稍稍背着王杰希的脸回答他:“嗯,昨天就有点儿疼了。”所以这次喻文州放弃了自己一贯擅长的远距离狙击,选择了几个杀伤较强射程却稍短一些的轻型枪械,一是怕肩膀吃不住后座力,二也怕一时手抖失了准头带来麻烦。
 王杰希自然是明白这些道理的,只是一言不发的把手搭上身边人因为血液不畅而冰冷的右肩,轻轻点了头说:“嗯,明天小心,睡吧。”
 

2

 在第一次带队与蓝雨演习的时候,叶修曾经拍着他的肩膀给了彼时还不熟悉蓝雨风格的王杰希一个忠告——千万不要同情喻文州。
 王杰希其实并不知道叶修说的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而战场上习惯了跟着直觉走的他也没太花时间去思考,即使这样战后他也能感觉到对方在战术上不输于联盟教科书的诡谲,似乎没看到他正面单兵作战?他想,但蓝雨有黄少天一个就已经够强了啊。
 而演习之后的总结会议上,王杰希第一次见到了这位新蓝雨队长,他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对方正端着个杯子喝着房间里为他们准备的热茶,鼻子嘴唇都被杯子挡住,只有露出来的眉眼略略弯了下,看起来像是给了他一个仓促的微笑作为见面礼。
 “是王队吧,我是喻文州。”他看见对方放下杯子伸出右手,也就迎上去跟他握手,“王队今天可真是残忍呀。”
 这是他从对方嘴里听到的,关于他的第一句话。
 而一年之后,熟悉了喻文州并且和他成了不错的朋友的王杰希在演练场上完全忘记了前辈的忠告,只是为作为对手却看起来即将落败的蓝雨叹了口气的功夫,就被黄少天的冰雨抵住了喉咙。

3
 联盟初期,他们进行的往往都是需要整队甚至多个队伍出动的秘密清肃任务或是配合军队进行的作战,而在形势逐渐稳定下来之后,联盟也会接受一些需要他们中一人或几人配合完成的小型作战任务,这些任务往往是绝密的,非联盟核心成员无权过问和参加,于是经常会出现不同队伍的精英成员合作完成任务的情形。
 作为全联盟单兵作战能力最强的几个人之一,王杰希也经常接触这种类型的任务,也因为任务的需要跟其他队伍的精英合作过。而关于合作的对象,一开始联盟还会根据任务需要和对他们的能力评估进行指定,后来看他们也算是熟悉了彼此,有时也会放任他们自行组合。
 那之后不久王杰希就发现很少有人会在双人任务里点名要和自己组合,尽管他作战能力和战术意识在联盟稳居前列。
 王杰希不是没听过其他人对自己的评价,微草的暂且不论,其他队伍里的人背后是怎么评价他的他大概是知道的,好听的说他变幻莫测像个魔术师,而说他恃才傲物目中无人的也不是没有。总归一句话,上战场可是要命的事儿,谁都没把握摸不透的人合作。
 所以那次在接到联盟双人任务通知的时候他稍微有点儿惊讶,也的确好奇自己的搭档是谁,而这是否又是经过这位搭档的授意。然而他也就好奇和惊讶了那么一小会儿,因为他的任务搭档喻文州马上就联络了他。
 【王队,我向总部提名您参与这次任务,您不介意吧?】
 这人怎么就能确认自己已经收到了联盟的通知?要知道如果无端向任务外人员透露任务消息可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不介意,最近也闲。】
 王杰希其实挺不喜欢喻文州说话尤其是发信息时候这种端正的礼貌的,两人认识都快三年了,平时共同话题也不少,可对方发过来的消息上这种【王队】和【您】的搭配生生的拉大了两个人的距离。王杰希不只一次的想跟他提一下,但想想这话说出口实在矫情,也只好作罢。
 那次任务里王杰希见识了对方精准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判断力,他之前从来不知道喻文州能在几十米外分辨出对方枪械过热爆膛的微小声响,更没见过有人能在对方机枪一梭子子弹打过来的时候从掩体里闪身出来一枪打掉对方机枪手,谁都知道这样的射击时是对方无法防备的空当,但即使是王杰希这样经常兵行奇招的意识流惯犯都不敢去抓这种理论上的机会。
 最可怕的是对方这样的做法并不是肾上腺素一时飚高的头脑发热,而是经过了仔细的考量和冷静的分析。
 最后突入的时候喻文州坦诚的告诉王杰希自己并不擅长正面近距离作战,一起走可能会拖他的后腿,“如果王队信得过我我就在外围火力掩护你突入,您看行吗?”
 王杰希彼时正在思考对方为什么挑选了自己,尽管他明显的感觉到合作到了今天他们的默契已经比刚开始提高了不只一个层次,但无论如何也比不过与喻文州同队并且一直搭档作战的黄少天。有点儿走神的他听了喻文州那句话不由自主的张口就回了他,“你就信得过我?”
 这话出口王杰希就醒过神儿了,这么问好像是有点儿不妥,他抬头看喻文州,发现对方还是那个微微带着点儿笑的模样,看不出情绪上有什么变化。
 “我当然信得过了,王队可是赢了我两次呀,总归是比我厉害的。”
 演习的确是赢了两次,但说到底演习这种拿友军当对手的战斗大家都不会尽全力,大多数队伍都是求稳,顺便找找队伍的问题增强下凝聚力。平时大家作战风格不同,任务属性也不一样,实在是没什么绝对的高低之分。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王杰希就觉得这种听上去像是客套的话从喻文州嘴里说出来就莫名有了几分令人信服的力量。
 
 王杰希拿着作为任务目标的一个硬盘出来的时候建筑外围的枪声还在响,建筑周围的敌方保护人员比他们之前预计的要多一些,这让两个人都多少有些吃力。一脱离信号屏蔽区王杰希就联系喻文州让他赶快向安全区撤离,却得到了对方“可能有点儿麻烦王队等我一下”的回答。
 看见对方是左手持枪跑过来的时候王杰希连忙跑上去迎接,可走近看了一圈发现对方右手臂并没有伤。之后他才知道是连日的奔波和高负荷的作战触发了对方的旧伤,累积的结果是他的右手已经抬不到胸口,左手持枪总归有些不顺,所以才撤离的慢了些。
 “大概是跟王队一起有点儿太兴奋了,之前打得有点儿过了。”喻文州轻笑着捶打自己疼痛到僵硬的右肩。
 “自己多注意点儿,别吹风受寒,你这还不到三十呢以后还打不打了,而且你还这么喜欢这些大射程的。”王杰希看着他收进武器袋里的枪说。
 “我也喜欢轻型的呀,就是没机会近身作战,干脆也就不配了。”他看到喻文州笑着摇摇头,有点儿无奈的样子。
 “回头我帮你改一下吧,试试看能不能换个冲击方向,这么下去你肩膀早晚得废。”他把对方刚刚装进武器袋的一把枪又拿出来,仔细打量了一番,又递回给他。
 “那就谢谢王队啦。”喻文州也没跟他客套,直接就点了点头道谢。

4
 而后来,联盟都知道微草队长亲自出手帮蓝雨改造了一大批配枪,大破之前两队不和的传闻。但在那之后,一把不同于蓝雨队长惯用枪支的改造勃朗宁为什么成了喻文州的固定配枪,联盟里就没几个人知道了。
 更没人知道的是,在枪身边缘,还刻着WJX三个大写字母。
 
尾声
 他们同居是王杰希退役之后的事情,这个时候喻文州也已经渐渐开始脱离蓝雨中心只接一些小任务或是带带新人,联盟看中他的战术素养一再留他他只用肩膀的伤来推辞弄的上面也无可奈何。
 王杰希已经习惯了在夜里醒来的时候给恋人拉好被子盖住肩头,有时对方睡姿不好只能迁就他自己少盖一点儿。
 这天夜里他醒过来又顺手给对方盖好了被子,准备接着睡下的时候突然鬼使神差的端详起恋人的睡脸,那一刻他突然觉得,这世上不能有一个眉眼像喻文州的孩子,真是个不大不小的遗憾。
 然而他也只是想想罢了。
 
 
 
半夜突发奇想躺在床上爆手速码了这个算是得偿所愿wwww谁知道我想写什么呢x
全文武力值和帅气值全点给了文州我觉得老王要打我了www【看在我把文州给你的份上饶了我吧QAQ…
你们想象一下带着一车自己改造完的枪向文州表白的老王!你的佩枪都被我承包了什么的x
没!有!文!力!都!是!流!水!账!让我哭一会儿好嘛QAQ
后面参百日大概会写一个完成度更高的东西,这种摸鱼的段子干脆就发了w王喻求投喂啊我不要分手!
这里雨靥!欢迎勾搭!【发了几篇了你才说这个有人会理你嘛ˊ_>ˋ



…没准儿会有一个文州视角的后续。【然而也是真的没有准儿】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