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Plus

本lofter主要用于看文与

自嗨,出现什么都有可能。

【张楚】【BG向】天青色

     “秀秀!说好了今天一早去赶庙会的你怎么还没……”苏沐橙微蹙着眉带着另一个妙龄女子闯进烟雨楼楼主的闺房。


     “楚姐姐这身衣服好漂亮!哪儿做的今天带我也做一身去!”戴妍琦看着正在梳妆的楚云秀的身上的一袭紫裙眼睛都亮了,开口就打断了苏沐橙的抱怨。


      楚云秀听见声音先是笑了几声,“小戴还不到穿紫色的年纪,今儿带你去做身鹅黄色的纱裙,再配个淡青色的披风,你穿上一定能迷倒你肖师兄。”


     “楚姐姐你又取笑我!”戴妍琦倒是一下子就听出了这话里的意味,噘着嘴一跺脚摔了门帘就出了房间。


     “秀秀你看你……”苏沐橙也忍不住笑了,“人家夸你好看你张口就惹人家生气,还不快去哄哄。”


     别好最后一支发簪,楚云秀从镜前站起身来跟着往外走,“戴妹妹,姐姐错了还不成,一会儿给你去杏花楼给你买桂花糖好不好?”


     门帘外没回音。


     楚云秀看苏沐橙,后者只是笑不说话。“那你还要什么……”她一边说一边往门口去,“糖人?胭脂?姐姐都给你买还不成么……”


     她伸手掀开门帘就看见白袄粉裙的姑娘笑得弯着腰的样子,瞬间就明白了怎么一回事。转头就向门内喊,“你快出来看看,你还怕我欺负她!她可是个顶精明的,就等着我开口许她一天的花销才好呢!”


     在屋里的姑娘笑着几步就走到了她身边,“你做姐姐的给妹妹买点儿东西有什么使不得的?再说在这姑苏城不本来也是说好由你坐庄的么。”


     “得了,得了”她左右看看两位姑娘,“出门吧,看上什么我买就是了。李华,备车吧。”


     “楼主,苏姑娘,戴姑娘”李华走过来,递给楚云秀一件披风,“车已经备好了。只是……”


      “怎么了,说就是了。”楚云秀伸手接了披风搭在臂上。


      “霸图遣人送来了英雄帖,说是请您下月十五到霸图一聚……”李华双手奉上帖子。


      “拒了吧。”楚云秀打断他的话,对他递来的帖子也是挥了挥手,“替我回说‘楼内琐事繁杂不便抽身,何况山高路远,云秀孤身一人不便前往,多谢韩掌门美意了’。”楚云秀朝身后的两位姑娘挥挥手,“咱们走吧。”


       “……是。”李华拱手送三人。


 


        三人上了车,苏沐橙凑到楚云秀耳边,“秀秀你真不去?我可听说这次四方英雄相聚霸图,连百花今年的那个新掌门都特地从南疆赶来中原了……再说韩文清这人如今在江湖地位也是极高的,他的面子你总得要给吧……”


        楚云秀摇摇头,“麻烦!我最不喜欢掺和这些江湖里的事情了,那些男人就非得论资排辈的分个输赢不成么?我一介女流,就是不去他韩大掌门还能来砸了我的小庙不成?”她叹了口气,声音软下来,“你是最知道我的了,要不是姑苏人对烟雨楼一贯看重我真真是连这一门的兴衰也任它去了,为这些琐碎的事我多久都没去听一支新戏了,今儿咱们姐妹逛街就不能不提这些么。”


        苏沐橙看了她的态度也不便再劝,“好好好不提这些,咱们去风雨楼听戏吃糕点去。”


        “这才是我的好妹妹嘛。”楚云秀笑了。


        


        


     本以为事情已了而开始准备打理楼内年末事宜的楚云秀没想到自己会在七日后收到霸图的回信,展开只有极短几行:


    “楼主言之有理,此乃霸图思虑不周,今将派专人前去迎接众门派,定会护楼主周全。 霸图韩文清”


     老韩你还真够狠的。


     “楼主你看这……”李华看着楚云秀的脸色越来越阴。


     “啊这个,”她把信甩回李华手里,“就当做没看见吧。”


      天高皇帝远,楚云秀心想,我就是不去他霸图还能遣人来硬绑了我去不成。


      没想到一语成谶。


 


     替两位入门的舒姓新人办了场庆典后带着孪生姊妹回烟雨楼的楚云秀一进门被在门口守了许久的管家拉去了一边,挥手让两位新人回去休息,楚云秀才走过去问一脸焦急的管家到底出了什么事。


     “楼主您可回来了,”管家一脸为难,“……霸图的人一早就到了,如今已经在侧厅等了一上午了……”


      楚云秀皱眉,“……来的是什么人?”


      “是位年轻的公子……”管家擦擦额头的汗,看向脸色骤变的女主人,“……说……自己姓张。”


      “……姓张……”按规矩定是没有放前辈来请晚辈的道理,所以肯定不是张佳乐,“……那便是……”楚云秀小声嘟囔着。这种细琐的事情大概也只有他想的到了,她不满的嘟了嘟嘴,“让他先候着吧,茶水饭食好好伺候着,我……”她迟疑了一下,“……还有楼中要事要处理,得空便去见他。”


      “楼主……这!”管家看着远去的楚云秀,只好再次无奈的返回侧厅。


      


      “张公子,实在是抱歉……我们楼主实在是有要事处理…”管家一边弯腰道歉一边向面前的年轻人解释。


      “无妨,我候着就是。”这人点了点头,面色没有什么变化。


 


       回到卧房的楚云秀感到了莫名的疲惫,想躲开这些名利场的纷争世事怎就如此困难,他们怎么就不能放她一马,自己在这江南一隅安稳的守着又究竟碍了他们什么事,竟派人上门定要邀她北上不可!反正自己不会去见霸图的人,相信那人不久也会明白自己的意思而自行离开。


       心里忿忿不平的烟雨楼主自然也是无心顾及门中琐事,在书房里闷了一会儿就到了黄昏时分,估计那人已走就干脆就换了一身淡青色衣装准备溜出门去听戏,没想到却在侧廊迎面遇上了穿着白衣的霸图二当家。


       “你……怎么……还在这儿啊?”晾了人一天的楚姑娘看见那人倍感尴尬,抬头却看见对方平静无半分愠色的脸。


       “新杰为迎楚楼主而来。”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张新杰你还真是……”……不辱使命啊。楚云秀摇摇头,她早该料到既然是派这人来,霸图必是有了十成十的把握。她失望的一沉肩膀,一脸不甘心的叹了口气,“好好好……我随你去还不成嘛……”接着她又抬头望向张新杰,这次的目光里带着点狡黠的光,“不过今天你可得陪我去听戏!”


       “我?”张新杰蹙了蹙眉。


       “是啊,”楚云秀迈开脚步走到他身后,“不知道霸图副掌门可否赏光与我共赏一曲呢?”


       “承蒙楼主厚爱,新杰惶恐。”张新杰转向她,微微欠身。


       抬头她看到的依然是那张波澜不惊的脸。


       楚云秀咬牙切齿,“随我走吧。”


 


       巷子幽深,张新杰一直跟在楚云秀身后却不知道她究竟要去哪儿。“楚……姑娘,”在这人群中贸然喊她楼主可能会带来诸多不便,他犹豫着还是换了称呼。“我们这是……?”


       “我们同年,你直呼我名讳即可。”楚云秀没有回头,背对着他摆了摆手,“我们去的是姑苏大户贝氏的林子,今天那儿有姑苏城最正宗的评弹艺人摆台义演。”


       “……评弹……”张新杰没来过江南,自然也没听过这一姑苏城的特色戏曲。


       “你看,就在那儿。”楚云秀拉着他在一张桌旁坐下来,指着不远处一座亭子中的两位艺人。


         来的佣人对着楚云秀一躬身,便为他们上了茶,楚云秀点了点头算是道谢。他们来的不算早,艺人已经登了台,稍一施礼就开演了。


        


       “想你千里迢迢真是难得到,我把那一杯水酒表慰情。…………”


       
        张新杰是北方人,吴语他本就不熟悉,唱词又常常变音转调,实际他听懂的并不多,其中韵味他也就只能凭自己的感觉参到个三四分,实在没法集中心思。


        


        到底自家骨肉自家人,好比千朵桃花一树生,非比寻常泛泛亲,你莫把姑娘当外人。”


        


        “都是老戏……无聊的紧……”他听见楚云秀小声嘟囔着,一转头就看见这位第一女侠托腮皱眉噘嘴的少女模样,差一点就笑出了声。


        “这些你都看过的?”张新杰凑近她小声问。


        “是啊……老折子啦……没意思……”楚云秀没看他,从旁边桌上拿了块点心吃起来,“唱来唱去就是这些……也不写点儿新的……”,张新杰看她嚼着东西还小声抱怨着,觉得能看到这位向来硬气的门主这样的表情,他这一趟也算是值得。


        “你也吃啊,”楚云秀拿起一块点心递过去,“别客气,这里的人都认识我,几块点心还是招待的起!”


        敢情是不用自己掏钱的啊,张新杰有点儿忍俊不禁,摆手拒绝,拿起桌上的茶向她示意了一下,表示自己喝点儿茶就够了。


        两人就这样喝茶看戏,偶尔楚云秀会小声给他讲解几句,到后来张新杰直接表示自己看不太懂,让楚云秀自己得趣就好不用顾及自己。


        只是没过多久,楚云秀听着戏偶一回头,发现这位张少侠已经眯着眼睛快要睡着了。


 


        第二天张新杰收拾好行装出门的时候,正看到楚云秀在跟两位新人和李华交代门中的事宜,他也不便靠近便带人先出了大门等着,顺便又叫小厮牵走了原来预定的马车,因为站在那儿的楚楼主已经是一身男性骑装随时准备上马飞驰了。


       他是记得楚云秀这身装扮的,几年前第一次见她时她就是这个样子,那时武林中人只知道烟雨楼来了位豪侠却不知这位新门主竟是女儿身,那年两人与嘉世、蓝雨、雷霆、虚空的几位新人共同扬名江湖,武林大会露脸之前他们几人的故事便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有些更是说的神乎其神,说他们必是要在武林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而众人都不知道的是,这几个人曾在武林大会前天有过一次会面,召集人正是蓝雨两位门主,几个人见了面也说不上多合得来但终归是没有话本里那些莫名其妙的敌意,只不过是几个毛头小子都摩拳擦掌的打量着自己接下来几天的对手罢了。而这群自小在大门派练武长大的孩子多少都带着点儿赤子之心,聊了没多会儿竟也当场熟络起来。而当时一身劲装的烟雨新门主在桌上却没怎么说过话,直到李迅和黄少天这种多事的调侃起了总瞥向楚楼主的苏沐橙的时候,那人才给了相传为江湖第一美人的苏女侠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后来上擂台的时候对决的也正是这两位,战中苏沐橙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挑开了楚云秀的发带,众人才发现这位身手矫健的少侠竟然也是位美貌不输苏沐橙的姑娘。而下了擂台黄少天质问苏沐橙是不是早就知道的时候,这位心思玲珑的姑娘则是一脸遗憾的回答说,“我可没料到楚楼主这一手,可怜我还未表白就失了恋。”堵得黄少天也是无话可说。


      再后来张新杰完全转了医和兵法便也没再有什么机会和这群人擂台对决,倒是和肖时钦、喻文州这俩兴趣相投的人关系还算不错,和楚云秀的关系大概也就止于每年擂台之下的偶尔相聚。


 


     出了大门,楚云秀果然是二话不说就上了马,张新杰也选了匹白马与她并骑,两位俊俏的年轻公子骑马走过姑苏城也是引来了不少目光,只是楚云秀变了装而张新杰又是多年不在武林露面倒是也没人认出二人的身份,只当是谁家少爷出门巡游。


路线和下榻的客栈是张新杰一早就安排好的,每天行进的时间和路程也都不多不少,对此楚云秀真的是有些佩服的,想想自家门派这种繁琐事情也都是由李华一手安排,便替这些个默默无闻的副手们觉得有几分辛苦。


“你一直都这个脾气吗?”路上无事,楚云秀便跟他搭话,“也不见你生气着急的。”


“又不是孩子了,生气着急又成不了事。”张新杰转头看她一眼。


说的倒是没错,不过霸图那位……“你跟老韩也这么说?”楚云秀有点儿好奇。


“门主他……比我懂得这个道理。”


我怎么看不出来啊,楚云秀在心里嘀咕。


   


两人一路走一路聊,话题从今年的武林大会谁能夺魁说到自家门派的新人,又聊起那位隐匿一年突然杀回的斗神和自家刚刚隐居的几位前辈,出师到现在这几年的功夫,江湖风云变幻也是让二人唏嘘。


“其实我真没存什么别的念想,只要楼中兴旺平安,守得住姑苏那一片百姓就好。”楚云秀叹着气说,“可你看,现在根本由不得我。”


张新杰其实也听闻过她的事情,对她这番心思的缘由也有几分猜测,可他也知道,一旦做了江湖人,很多事情都会变得身不由己。他觉得楚云秀也不用他安慰,便沉默了下,缓缓说道,“你会是姑苏和烟雨的骄傲。”


“你想过成家的事情吗?”张新杰突然问道。


楚云秀似乎是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有点儿吃惊的抬头看着他,想了下也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低头催马继续前行。


但她似乎听到了张新杰微微叹气的声音。


 


到达霸图前,他们一行和来参会的兴欣一行人在附近的城内相遇,楚云秀和苏沐橙两人一见面就打开了话匣子,不久就提出说要一起去买套新衣服。春节将至,一群大老爷们儿对此也没了招,最后张新杰表示自己带几个人留下带俩个人四处转转,其他人先去霸图安排大会事宜便可。


东道主发了话,其他人也就没再说什么。张新杰便领着两个姑娘逛起了街。


 这是座因为通商发展起的鲁地小城,各色店家也算是齐全,两个南方姑娘看着许多北方才有的物件儿感觉也是十分新奇,逛来逛去也买了不少东西,出城赶往霸图的时候天色也是有些黑了,只是霸图治下附近一贯秩序良好,三人在林间走着夜路也没觉得有何不妥。


 楚云秀在遇上苏沐橙一同逛街的时候就换了女装,现在也穿着新买的裙袄和她一同坐了马车,只有张新杰还骑马走在二人车前。


 但也许是天寒地冻难以觅食,他们居然在林间碰到了下山捕猎的一群野狼,大概有七八只都是饿红了眼,楚苏二人只觉马车停下,刚要问发生了什么就听见张新杰的声音说要他们不要下车。


张新杰带的人也都是训练有素的霸图子弟,也不至于对此感到惊慌失措,但刚在城里分了几个人去照顾兴欣的人,现在倒显得人力有几分不足。


楚苏二人听到车外的厮杀声和兽叫声,心里也是有了数,不禁替外面的人担心起来,刚要掀帘下车查看情况,就听见帘外张新杰的冷静的声音,“若两位信得过我霸图子弟,就请不要下车,霸图定会护两位周全。”


听了这话,两人便没有动,只是聚精会神的听着车外的声音,随时准备下车加入搏斗。而她们听着张新杰冷静的指挥声以及霸图子弟有力的喊杀声,竟然也有了几分安心。


她们听着车外兽叫渐渐弱下去,慢慢的也就放下了心,听着霸图子弟喊道,“张副,应该是没事了!”“你们再看看周围,没事我们就继续赶路吧。”“好!”


马车又重新动起来,然而两人刚刚放下的心又被一声大叫给提到了空中,“张副小心!还有一只!”


楚云秀立刻就要冲下车去,掀开车帘看到的却是张新杰手持短剑贯穿野狼喉咙的一幕,确认野狼已死后,他低头看了眼自己惯穿的白衣上满布的血迹,轻轻皱了皱眉,然后又回头看着望向他的楚云秀,淡淡的说了句,“云秀,我没事。”


楚云秀坐回车里的时候还是觉得刚才的场景太过不真实,她有多少年没看过张新杰用兵器,这个人一贯是一身白衣坐在场边观战或是在练兵时在一旁运筹帷幄。有多少人在私下嘲这位霸图副手压根没上战场杀过人,跟喜欢滚在血里的霸图汉子没半点契合。


“这真是奇了。”楚云秀自言自语,没理会苏沐橙好奇的目光。她怎么觉得刚才张新杰说那句没事的时候淡淡的声音格外好听呢。


 


到了霸图,楚云秀连忙追上就要回房的张新杰,“你什么时候也学了武?”


张新杰没回头看她,“仅能自保而已。”


能瞬杀野狼是自保的水平?楚云秀不信,“你难不成今年也要上擂台?”


一直脚步匆匆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她,“你想看我上吗?”


“我……”楚云秀盯着他白衣胸前一大片血迹,突然有点语塞,“我管不了你们霸图的事情。”


“楼主还是早点去休息吧,新杰告辞了。”张新杰也没回答她,行了个礼便走了。


 


楚云秀只当那晚的话是个玩笑,于是叶修开玩笑说要不新杰你也上去打个擂台的时候也就跟着笑了,可她没想到的是,张新杰竟然二话不说拿起手边短剑就上了台,反而打了对面虚空的吴羽策一个措手不及。


两人这场对战后来传到江湖绘本里成了一场恶战,说是张新杰以短剑做防滴水不漏而吴羽策以名剑红莲天舞强攻寸步不让,最后还是众人看不下去才劝和作了平局。


可楚云秀只记得自己在场下看的提心吊胆,生怕张新杰真的伤在台上自己那句玩笑话便也有推不掉的责任。


下台的张新杰难得的发丝凌乱,气都有点喘不匀,他走过身边的时候楚云秀开口叫住他,刚要说话却又听见他说,


“云秀,我没事。”


她几乎是瞬间就忘记了自己刚才想说的话。


 


大会三日一晃即过,分别前众人再次相聚,叶修说起当时众门派只有烟雨拒了霸图的邀请,打趣说云秀胆子也是真大,老韩的面子都敢驳,还要新杰亲自去请。楚云秀接话说,让天下英雄尽待烟雨我也算是给门派长了脸嘛,传出去的话明天门派大选又能多一大帮漂亮姑娘总不至于像蓝雨那样。


说着她又看了眼张新杰,举杯说,新杰一路辛苦你了来我敬你一杯!


张新杰举杯与她相碰,又是淡淡说了句没事。


楚云秀突然觉得有那么点儿愧疚了。


 


楚云秀带人归还的早上恰逢濛濛细雨,楚云秀再次婉拒了各类邀请,拱手向众人说道:“云秀何德何能得诸位如此抬爱,只希望各门各派都能尽己之力保一方安宁,那么云秀在江南一隅也就可以安心了。”


她举伞转身就要走,却听见张新杰又开口说,“我送你吧。”


她也不便回绝只能道谢,两人一路走到霸图的大门,楚云秀心里却是万般头绪理不清楚,抬头却又是张新杰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她清了清嗓子,拿出自己喝酒的气势,“这几天辛苦了……”,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弱下去,“得空的话……再来姑苏一游吧。”


她看见张新杰露出了一个微笑,“好啊,定不负楼主……美意。”


 


远方雨色忽退,云破天青。




【雨过天青云破处,这般颜色做将来】


---------------------------END--------------------------------


云秀生日快乐!!基友的点文拖了快半年,今儿发上来时机正好www


题目取自方文山的歌词,也是新杰心中所想——天下武林尽待烟雨,而我只是在等你。


写武侠就想写一个不一样的也很侠气的新杰,私心就给他点了点儿武力值,感觉还是蛮苏的嘛。【虽然想他该用什么武器想了so久OTZ……


【还有一个没写出来的私设,云秀的武器叫绕指柔,就是以丝做剑那种,不知道有人知道这个出处不www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