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Plus

本lofter主要用于看文与

自嗨,出现什么都有可能。

【喻黄】【生贺】听见下雨的声音

     他难得有这样自己一个人被放空的时间。

     喻文州知道自己为什么有机会在一个本该忙碌或是嘈杂的下午被一个人遗忘在房间里,他也知道那群人都在筹划着一个给他的惊喜,只要他愿意,他甚至有办法知道那个惊喜的具体内容。

     尽管如此,他还是决定把这个惊喜留给几小时后的自己。而现在,他想珍惜一下难得的休闲时光。

     但他发现自己真的是无所事事,因为他几乎没有这样的经历,过去的空闲时间大多都被他用来补眠或是陪伴和补偿家人朋友。

     他听到窗外突然下起了雨,这是只有在南方的冬季才会听到的声音,窸窸窣窣,像谁的耳语。接着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他还有个爱人。

     请原谅他这样迟才想起这件事,但也请不必担心对方会因此受他冷落,因为那个精明果敢的机会主义者从不会让自己落得受人同情,只是,比起万人瞩目的赛场焦点,那人向来更擅长于销声匿迹的暂时潜伏和恰到好处的突然袭击。

     即使是受人爱慕和被人思念时也是这样——喻文州不止一次的在一些合适或不合适的场合突然想起他,想念他,甚至想要他,但每次这样的思维却又只能和他的理智堪堪打个平手,或许再多一点点,他就会打破自己一贯理性自持的形象。

   这是不是恋人对他的贴心呢,还是说,剑圣对他手下留情了呢。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

    那是他正式进入蓝雨训练营的第一天,却因为在开始训练之前被单独谈话而最后一个走进训练室。他进去的时候里面仍然乱作一团,没有什么要开始训练的样子,和他一样新进来的或是已经呆了一年甚至更久的选手们热切的聊着天,话题千奇百怪,喻文州听得到有人在为北方人介绍蓝雨的早茶是如何的丰盛,也听见有人以不大的音量说着战队里几位正式选手的八卦。作为一个后来者,他并没有被太多人注意到,于是他只是站在门口的地方,静静的看着。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一个声音所吸引,一个开朗的男孩搂着另一个男生的肩走进人群正中间,扬声浮夸的介绍着身边的人:

   “这位可是咱们训练营的明日之星,内定的正式选手!魏队可看好他啦,想抱我们黄少大腿可得抓紧时间啊!……”

      喻文州看着身处人群中心的两个人,那个被人如此力捧的男生莫名的戴着大口罩,即使是被人这样说也只是在那人肩上轻捶了一下却没有开口解释什么。

      也许是比较内向不爱说话吧,喻文州看着那人心里想,接着无意识的往前走了几步,还顺便掏出了账号卡准备不理这群人开始训练,于是自然也却没听到人群中的话题走向。

       “……快快快!趁着训练还没开始有没有人想和未来的蓝雨之星PK一把!……”

      “…………你?”

      “……啊?”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整个房间的人都看着他,他在周围的窃窃私语中听到了自己的和黄少天的名字,他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直盯着对方看,而随之而来的向前走和掏账号卡的举动显然被对方理解成了挑战的暗示。

      他刚准备开口解释一下,却发现对方已经走到一台机器旁坐了下来,皱着眉看着他,生涩的声音透过口罩传出来:“……来吧。”

      他有点愣神的看着对方略有不快的表情和口罩之上露出的眼睛里明显的忍耐,这脾气也太差了吧,他心里想,这要是我说我不是想跟他打,他会直接生气的吧。

      于是喻文州也在他对面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来,决定跟这位训练营的天才打一局。

      他俩谁都没有动手去选地图,于是训练软件自己随机配了一幅给他们,喻文州记得这地图好像是叫江南烟雨,场景是江南常见的园林景观,假山拱桥湖水河流一应俱全,只是断断续续的雨丝影响着两人的视野。

      喻文州没打算跟对方耽搁太久,于是直接往地图中间赶去,但一路走着,却听见耳机里传来略低于他角色脚步声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现在荣耀的场景居然如此逼真了,他想,什么时候连雨声也加上了。

 

      结果不出意外的是毫无战意的喻文州输了,他几次被忽大忽小的雨声惊扰而草木皆兵,最后终于被夜雨声烦近了身。

       没想到场景还有这种设置,喻文州默默揣度,对方显然没被这种设定干扰,显然是有备而来,自己还有的努力呢。他摘下耳机抬头的时候对方已经走到了他身边,冲着他伸出了手,却是指向了他的屏幕,消息记录那里的最后一行字是“我是黄少天,你是新来的吗?叫什么啊?”,男孩指了指那行字,接着再次向他伸出手,这次是个握手的姿势。

      他握上对方的手,“我是喻文州,今天刚来,很高兴认识你。”,他看向黄少天的脸,眼角弯了,这次应该是笑了吧,他在心里猜,赢了我这么高兴啊,但还是这么不爱说话啊。

     而第二天,黄少天就离开了训练营,被带去了战队选手的训练室进行单独指导,尽管战队表示他和喻文州他们一样,仍然是个训练生。喻文州才知道,前一天关于那个男孩的事情不是玩笑。

 

      在时隔很多年的今天,喻文州想起自己对黄少天的第一印象候还是会不由得笑起来,他在第一次见面之后把对方当成了一个内向寡言的天才少年的事情他从没跟任何人提起过。毕竟他在跟黄少天真正熟络之后很快便纠正了这样的印象,而他也终于慢慢了解到他第一天见到对方的时候那人正在一场重感冒中挣扎,被喉咙的肿痛所折磨的近乎失声的少年每一次扯动声带都像是一场酷刑,所以跟他说话时才会不由得皱了眉。

      但他至今仍然不知道的是,在那场挑战里扰乱他心神的沙沙雨声,其实是少年习惯性的自言自语,只不过那天黄少天只能用气声低浅的念叨,所以才在电波过滤后被不了解对方的他当成了场景的雨声。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第一次见面,就为他失了冷静而动了心。

 

      所以之后他一直习惯于那个外向阳光的王牌和剑圣,尽管在第六赛季的季后赛之前他跟对方告了白只得到了对方的沉默。

      直到比赛结束他们捧起奖杯的那个晚上,他以为对方定然会在舞台上光芒万丈的接受四方来贺而忘记那些乱七八糟的琐事,哪知道剑圣像是知道他的想法一样乘虚而入,居然在舞台上捧杯之后的欢呼里就给了他一记突然袭击。

     那时他和黄少天中间隔了上来为他们颁奖的并合影的主席,场馆里满是欢呼声,背景音乐大声的响着,彩带从四面八方落下来,万众瞩目。看可看过去的时候黄少天显然已经看了他很久只等着他看过来,他对上对方亮晶晶的眼睛,接着就看到了黄少天用夸张的嘴型传递的信息。

     场馆里的欢呼声太大,他听不到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出声,但从不懂唇语的他却读懂了那句话。

    【我爱你,我们在一起吧。】

     以话多语快著称的蓝雨剑圣,居然就这样在万众瞩目下安静的告了白。而把这个璀璨丰满的时刻用来回应他的感情,喻文州相信这人一定是蓄谋已久。

     有人说,尘世上的事,遇见小事都用大的声音说,遇见大事都惯用小声说。喻文州突然觉得,场馆里大声宣布的冠军归属不过是件小事。

 

    窗外的雨声渐渐消下去,却已是接近黄昏了。

     喻文州把自己从回忆里拔出来,又想起那双满是笑意眉角弯弯的眼睛。早就应该是他了,他心里咚咚的鼓动着,我只能爱他,不然还能怎么办呢,他从第一次见面就赢了我啊。

     幸好他已经是我的了。

     他听到了敲门的声音,接着那个声音突破一切回忆鲜活的响起来“……队长,你在里面吗?快快快下来吃饭啦!我跟你说啊今天食堂……”

     喻文州站起来,拉开门,准备去迎接那个属于他的惊喜。

 

    【我听见下雨的声音 想起你用唇语说爱情】

 

 

---------------------------------------------END----------------------------------------------------

 

谢谢各位把这种意识流的东西看到最后。

 

心好累,爆肝两小时废掉了以前一周的东西重写了这篇出来,一早就要去赶飞机简直不想做人了。

其实是想说一下我心里的文州啦……我觉得他是个很神奇的人,凭他的能力他完全可以活成任何他想要的样子,所以他现在如果受人冷遇或是遭人误解全都是因为——他愿意。

我真的很苏文州的你看这篇跟策爷生贺字数差不多的!!

 

谢谢男神周董!!听他的歌总是会有各种脑洞……

 

总之!喻总生日快乐!!少天给你啦不用谢我!!

PS. 如果你们看到这篇,它是定时发布因为lo主此时已经身在11区……定的时是2月10日8点10分~

 

【顺便我真的来不及再看一遍了……求捉虫谢谢!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