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enPlus

本lofter主要用于看文与

自嗨,出现什么都有可能。

【吴羽策生贺】【双鬼】花开日

打算给双鬼写个风花雪月系列,四篇文,之间可能有联系也可能没有(x

各位吃我双鬼安利啊!【虚空粉的号哭……

 

没错!第一篇写的是花!我就是来逼死强迫症的!

 

正文向下

 

 

 

1

    吴羽策进门的时候,发现训练室里多了一棵树。

不是一盆花或者一株绿植,是一棵树。而且不是圣诞树,毕竟,圣诞树是不会用…………杜鹃的吧。

没错,吴先生在心里认定,这应该是一棵杜鹃。

宅男也是有自己擅长的领域的。

 鉴于今天是周一,而周日又是虚空一贯的公休日,吴先生决定问问昨天留下来加训的李队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距离八点半的训练开始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李轩大概还在吃早饭吧。再抬头看看训练室,就在他纠结于那棵树的功夫,训练室的人居然已经差不多齐了。

   不对呀,他突然皱起眉来,周一是有惯例的晨会的,李轩他八点不就应该过来准备了么。

   他又在搞什么。

   吴羽策觉得自己一直看不透他,即使作为最默契的搭档合作了五年,他也始终没能炼成摸清那人战术以外其他意识活动的技能。在这种时刻他甚至拿不出几个关于他可能去向的备选选项。

   可李轩并不是什么老谋深算的人啊。吴羽策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所以李轩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带着吴羽策这样烦躁的表情敲着键盘的样子。李轩心想,我真是做了个正确的决定。

 他在心里给自己小小的撒了个花。

所以事情从一开始就根本不是他俩想的那样。

 

2

李轩一来,训练室自动安静下来,于是晨会就开始了。

总结完上周的情况,布置下这周的任务。说是晨会,大概也就是半小时的事儿,而且大多是李轩一个人说。

   “好了,大家可以开始训练了,有什么问题可以私下找我。”李轩合上手里的笔记本,抬起头来。

   “吴羽策,你来一下。”李轩抬头对着自家副队的方向喊了一声,起身就往训练室外面走。

李轩站定回头的时候吴羽策已经一脚踏出屋门顺便伸手去关门,合上门就往他这边走过来。李轩抬头迎向他正想开口,就听见吴羽策说,“那怎么回事?”手还向刚刚门口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啥?”李轩不知所云。

“门口那棵树,战队买的?”吴羽策这次直接向门口的方向扬了扬下巴。

李轩才想起这档子事,昨天他正要走的时候撞上往训练室搬这棵树的人来着,他当时就问了下这东西的来历。

“好像是有人送来的……点名要给你。”李轩突然又回忆起什么,“不是你跟那边儿的人说隔训练室就行么。”

“我说的?……”吴羽策一脸难以置信,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东西……等等,好像昨天门卫又打电话给他说粉丝送了礼物给他……他记得保安说的是一个盆景?

这叫盆景?天哪那云松吊兰仙人掌都哭了好么。

“阿策?”李轩目睹吴羽策的表情变化莫名觉得有点喜感。

吴羽策回过神,只有他们俩的时候李轩经常会这么叫他,据说是他老家里的习惯,同辈的男孩子之间都是这样喊。

“我是想跟你说,今天战队可以准你一天假,出去过个…………额……冬至?”李轩装作四处看风景。

什么玩意,吴羽策心里想。那你怎么不顺便准李迅一天假让他回家包饺子。

“哦,好那我走了。”他觉得自己多说无益,还不如顺着他意思看他到底想干啥,见招拆招呗。

这次是李轩傻了,吴羽策就这么……直接走了?虚空那个克己奉公认真负责的副队哪儿去了。他还傻站在原地,吴羽策已经走到楼梯口准备下楼了。

然后他听见脚步声停下来了。吴羽策又走了回来。

“阿策啊……”他连忙迎上去。

“怎么?还有别的事?”吴羽策停下来问他。

不是你自己走回来的么,难道不是你有事要跟我说么?李轩又愣住了。

“哦,我外套还在屋里呢,我拿一下你再说呗,外面冷。”吴羽策一边说一边绕过他直接又进了训练室。

…………是我自作多情啊。我TM到底图什么啊。李队长在心里爆了粗口。

 

3

吴羽策推门的时候受到了一股阻力,但只是一瞬间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副队,”新人小盖热情的招呼他,“你看这花居然在这个季节要开了!这是什么花啊还挺好看的。”

他刚想出口一句“训练时间怎么赏起花来了”却突然看见门口那颗树上的粉色花苞。还真要开了啊,刚才怎么没注意。而且这花有点不像平常的杜鹃啊……

“我刚查的!”李迅突然加入了谈话,“好像是欧石楠……和杜鹃有点儿像来着。”

虚空副队自认比不过百度百科,也没接话,只是又俯下身仔细看看那盆花。

接着李轩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唉我这刚出去一会儿你们一个个都干嘛呢!”

于是刚刚还在围坐赏花的众人立刻就作鸟兽散去,吴羽策也起身向自己的位子踱去。一边走一边脱下他在室内训练才穿上的队服,搭在他惯坐的椅背上,另一手拎起一旁的外套就往外走。

经过李迅身边的时候收到了一个疑问的眼神,吴羽策只轻轻摇了摇头,没说话。

 

然后在他走出训练室关门的时候,他又感受到了来自身后的阻力。

 

4

“嗯?”吴羽策没说话,皱眉看着跟着他出来的李轩。

李轩只看了他一眼,抬腿就往前走,“我下去买个喝的,一起出去吧。”

吴羽策跟在他身后没说话。

“阿策,你打算去哪儿?出去逛街?”下楼的时候李轩问他。

“没打算……”吴羽策说了实话,“不过可以出门再打算。”

这是多忍不了训练啊。什么都比训练有趣么这是。李轩在心里想。

“哦对了……”吴羽策突然想起来,“你回去给训练室的花浇浇水,昨天今天我都没管他们,还有那颗什么南,顺便浇点吧。”

“……哦……好……”李轩显然没想到吴羽策会说这个。

“……哦其实等我晚上回来自己弄也成,你还是放着吧。”吴羽策没有理会李轩的回答,自己接着说下去。

“阿策啊……”眼看离门口已经很近了,李轩觉得自己必须得说点儿啥。“早点回来……”这句出口他又有点后悔,“…………说不定,那花啥时候就开了呢……我是说粉丝辛苦养好送你的你起码应该看看它开花对吧……”

确实没见过那种花,感觉开起来应该也挺漂亮的。吴羽策心里想,李轩说的挺有道理的其实。但他还是皱了皱眉。

“还有别的事不?需要我买点什么东西回来吗?”他觉得这是他最后的耐心了,李轩他到底想干什么。

“没事儿,你开心就好。”李轩突然跟他对视,然后转身就要走。

难道是自己想多了?对方根本没什么深意?吴羽策觉得今天自己的眉毛是舒展不开了。

好吧。那就真的去逛逛街好了。

 

尾声

其实宅男一个人逛街真的挺无聊,所以吴羽策真的没能在外消磨太长时间,更何况冬天人本来就懒,于是下午他就回去了,不过也是直接回了寝室。

 

六点多的时候正是训练结束的时候,吴羽策一个人回到训练室,窗外天已经黑了,屋里也没开灯。

然后他发现有一台电脑依然亮着。

“李轩?”这是干嘛呢连灯都不开。

他发现对方没有任何反应,大概是戴着耳麦听不到吧。于是吴羽策鬼使神差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正好能看清李轩被屏幕照亮的脸。真是个普通的人啊,吴羽策想。和自己一样普通呢。

他想起外界对他俩的非议,对组合,对战队地位,对职业,和最敏感的,他俩的实力。

其实有什么呢,他在心里想,无非就是别人说说而已,他们俩都是为自己,活的既不委屈又不矫情。就像李轩今天给自己放假也没多想什么,就是想自己高兴。毕竟俩大男人那会想那么多啊,合得来就谈,合不来就散呗,也没想过什么多余的东西。

他看见李轩站起身来,走向门口的那颗“树”。

“欸,开花了……”他听见李轩的声音传过来,“阿策回来了没啊…我是不是该去买个蛋糕啊…”

坐在角落里的吴羽策突然觉得,他今天还是挺高兴的。

 

【祝你大梦无涯,终有一日开花结果。】


-----FIN------

不要问我这是啥我也不知道……

人一熬夜就容易傻而且现在正是期末修罗期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天天考试简直QAQ

最后谨祝吴先生生日快乐!

 

PS.欧石楠是12.22的生日花,花语之一是美丽的爱情。

【虽然我根本没写爱情

 

 

 

 

  

 

 

 


评论(17)

热度(47)

  1. 逢山山山山山山SevenPlus 转载了此文字